中文 / 繁體 / EN 上市代码 03633.HK
企业学问
企业人文

古镇——繁华落尽

18
2012-05
字号选择
文章来源: 三门峡企业
分享此文
"繁华落尽……想到这一句,便想到刘禹锡的这句诗:繁花落尽君辞去,飘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打江南的水乡西塘走过,实现一个曾经做到过的梦。而今在这深夜,夜未眠,思绪万千,而莫能指其一端。那些以为随着时光逐渐没落的江南古镇,却愈发显得喧嚣和热闹。周庄、乌镇、南浔、西塘,每一个熟稔的地名背后,牵扯出的是几多情绪。自小背诵唐诗宋词,江南早已化作一种意象,难以磨灭。我暂取其一处,略窥一二.。

    本来想烟雨蒙蒙的江南水乡,别有一番风味。而天气却格外晴朗。去过西塘,便不想再去其他的古镇。话说千年古镇,总归是一种模样。总是会将自己先前的臆想加诸其上,诗意古朴,总该是一种宁静的去处吧。去之前怕失望。不过这次西塘之行还算是不错的。避开十一的旅游高峰期,到了那里,还是拥挤。大家总是自私的认为,西塘,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为什么到处都是人?其实,我倒是格外淡然。作为一座古镇,千百年来,河水默默地流淌。也许正是旅行,让古镇增添一份人间烟火的热闹吧。然而我想,当繁华落尽,古镇会将变成什么样?

    大家穿过拥挤的街巷,拥挤的人潮,来不及细细观赏小巷的景物,一直走到“爱转角”这间书吧旁的客栈。放下行囊,整理奔波一路的心绪。走进客栈的小院,横斜的竹竿挑起,晾晒着清洗的床单。大家留宿的的客栈位于北栅街右岸。庭院坐东朝西。走进我自己住的小屋,触摸着红漆雕花的木床,粉色的围幔拉下来,恍如走进数个世纪以前。洞房花烛夜,那些字眼映在眼前,前尘的交错。

    小憩片刻,大家一行8人走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挤在这样一条一米宽的弄巷,像是集市。想来繁华过后,人来影去,重重叠叠,街巷总归是要寂静的。不再奢望,遇到一朵结着愁怨的丁香。几度回首,除了人还是人。伫立在屋檐下,身边穿梭的人群,形形色色的神态,构成这样一幅凡尘世相。缩小瞳孔,放宽视线,人潮变成一条流动的光影。好像循序渐进的胶片突然被拉长。伫立在江南的桥头,一时尚无挪动一步。觉得只影江南,恍回首,无牵念。若将这人影从视线里屏去,原来伊一人在此处。乌篷船悠悠的荡过桥洞,这些美丽的意象触动神经,原来我曾来过。那些梦中的场景,何尝不是一场影片呢。多少年,早就被遗忘,而今身处其境,更有触景生情的清晰。梦江南,过尽千帆。想佳人妆楼颙望,小轩窗敞开,那是古诗中才有的邂逅吧。落在几个学弟学妹后面,寻思着古今的繁华。

    本来说是要去“钱塘人家”吃午饭,没有位置了。大家跨过卧龙桥,延河水向前,穿过小巷,再绕过送子来凤桥,走进烟雨画廊。望着隔岸的客栈,招牌上书写着“小桥流水人家”。小桥倒是有,人家也不少,倒是这流水,波澜不惊。墨绿色的水面,望不见水底。再也见不到拾级而下的“谢娘”,那些曾经的浣衣人。水,早就不干净了。人呢?似乎也没有那种民间淳朴了吧。望着桥上的石联:往来人度水中天,上下影摇波底月。极喜欢这一句。我愿化身这座石桥,受着五百年的风雨,只为伊人从桥上走过。这些流传的诗句,是种美好的希冀。白天人来人往,此桥别无看处。夜深人静,两岸灯火阑珊,桥洞倒影在水面,合成天然的水中月。望着月桥,我无法相信,这是人工巧合呢还是卓然天成。卞之琳的诗句早已烂熟,确实相映成趣。原来,繁华落尽的背后,才能感受到古镇本来的面貌。

    来自天南海北的过客,也不过是在此停留一两日。拍照、KTV、酒吧、购物、饮食,这些本来无关的事物成为旅游的重点。宁愿错过那些深巷的人文景观,去找一些美食。无可厚非,我不做评论。我想,一座水乡,河水穿乡而过,而且经历那么长久的岁月,它应该是有灵性的。至于体会,各人各有其感悟。

    相对于白天的古镇,我更喜欢夜晚的西塘。繁华的集市过后,街巷恢复往日的平静。一串串红灯笼悬在屋檐上,构成中国悠远的古意。然而不太喜欢灯红酒绿的特色酒吧。晃动的霓虹灯、躁动的吉他、电子乐器、吵闹声,构成一幅都市没落的场面。大家匆匆进入又暗自离开。那里不属于大家,那里不属于西塘。有些事物,不是不好,只是放错了地方。我希翼夜色的西塘是宁静的、是能让人沉思的。在那条街,找到一间书吧,名字好奇怪“猫的天空之城”。我很是喜欢。里面是各种明信片。我挑了一张,写下祝福,寄给我的朋友。我想,这该是件有趣的事情。

    晚上大家一起找了间咖啡馆,那里别样的装饰风格很是惹眼。踩过啤酒瓶装饰的地面上二楼,大家一起玩“天黑请闭眼”,刺激的杀人游戏,曾在小说里看过。邀请陌生的朋友加入,很是热闹吧。玩到凌晨,走出咖啡馆,陪朋友一起去河边放莲花灯。七盏灯摆在脚下,点燃,盈盈的烛光映照着年轻的脸颊,小心翼翼地一盏盏放入水中,看他们许愿,我若能许愿,我想时光停留在这一刻吧。我在岸边鼓着腮帮吹动花灯,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沿着岸边跑动,还一个一个较劲看谁的跑得快。我觉得和这群孩子在一起,很让我开心。那些傻傻的举动,很久都没再做过了。眼看着莲花灯穿过桥洞,他们还是一个个不肯离开。我不知道每个人许下什么愿,我但愿她们美梦成真吧。我没有许愿,也许是不相信了吧。那些薄而轻的希冀,真的有一天实现吗?然而她们心里是欢喜的,这就够了。凌晨的西塘,很多灯都已灭,乌篷船也不见踪迹。只有那闪烁的流光在水中摇曳。回去的路上,一起去吃烧烤,填补饥饿的肚子。唱着歌,有说有笑,这该是年轻的资本吧。

    雪小禅笔下锦衣怒马的生活不属于我。我更是热衷这些自然的天地合一。西塘古镇,是水上的一座城。在重阳节夜游,观阑珊夜景,虽无乘船,倒也别有天地。古镇,繁华落尽的背后,属于另一个灵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