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繁體 / EN 上市代码 03633.HK
企业学问
企业人文

读到梁实秋

08
2013-03
字号选择
文章来源: 武夷山中闽
分享此文
"女人、男人、孩子;中年、老年、代沟;饮酒、吸烟、喝茶;吃相、睡、懒、脏;下棋、写字;猫、狗、鸟……很难想像这都是文章的名字吧!确实是,都是梁实秋先生的。

    也很难想像一个作家,该有怎样的人生阅历、社会见地和码字功力,才能把贯穿一生的人间烟火,信手拈来,就截然成趣。

    比如《下棋》开篇写道:“有一种人我最不喜欢和他下棋,那便是太有涵养的人。”开宗明义,一下子就抓住了读者视线,何为?“……君子无所争,下棋却是要争的。你给对方一个严重威胁的时候,对方的头上青筋暴露,黄豆般的汗珠一颗颗的在额上陈列出来,或哭丧着脸作惨笑,或咕嘟着嘴作吃屎状,或抓耳挠腮,或大叫一声,或长吁短叹,或自怨自艾口中念念有词,或一串串的噎膈打个不休,或红头涨脸如关公,种种现象,不一而足,这时节你‘行有余力’便可以点起一枝烟,或啜一碗茶,静静的欣赏对方的苦闷的象征。我想猎人困逐一只野兔的时候,其愉快大概略相仿佛。因此我悟出一点道理,和人下棋的时候,如果有机会使对方受窘,当然无所不用其极,如果被对方所窘,便努力作出不介意状,因为既不能积极的给对方以烦恼,只好消极的减少对方的乐趣。” 1500字的短文,第一段嘎然而止,用自问自答的形式,把文字的机巧抖落的不动声色。

    还是《下棋》,到了第三段:“观棋不语是一种痛苦。喉间硬是痒得出奇,思一吐为快。看见一个人要入陷阱而不作声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如果说得中肯,其中一个人要厌恨你,暗暗的骂一声‘多嘴驴!’另一个人也不感激你,心想‘难道我还不晓得这样走!’如果说得不中肯,两个人要一齐嗤之以鼻,‘无见识奴!’如果根本不说,蹩在心里,受病。所以有人于挨了一个耳光之后还要抚着热辣辣的嘴巴大呼‘要抽车,要抽车!’”一位超级可爱的“非君子”已跃然纸上?

    接着往下:“我有两个朋友下棋,警报作,不动声色,俄而弹落,棋子被震得在盘上跳荡,屋瓦乱飞,其中一位棋瘾较小者变色而起,被对方一把拉住,‘你走!那就算是你输了’。此公深得棋中之趣。

    文章结束了,咂摸咂摸棋人、棋语、棋事、棋趣,不会下棋如我者,也立马感觉到了难以招架的棋乐!

    像《下棋》这样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有趣有益的文章在梁实秋先生的文集里俯首皆是,比如《怒》,比如《沉默》,比如《健忘》,凡是生活里有的东西,无所不能,在他的笔墨之间活灵活现。

    梁实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北京人,祖籍浙江余杭,原名梁治华,字实秋。1915年至1923年就学清华,毕业后赴美留学,1924年入哈佛大学研究院,1926年回国任教于东南大学。1949年去台湾,执教于台湾南北数所大学,直至65岁退休专事写作,译成四百多万字的莎士比亚全部剧作和三卷诗歌……

    从1927年到1936年间,梁实秋和鲁迅等左翼作家笔战不断,持续八年之久,直到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不幸逝世,对垒才自然结束,梁实秋曾被鲁迅先生斥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毛爷爷也曾把他定为“为资产阶级文学服务的代表人物”。

    梁实秋一生有美满的包办婚姻,育三女一子,1974年夫人不幸因意外去世。梁先生古稀突发忘年恋,续弦比自己年轻28岁的歌星韩菁清。这段婚姻,曾引发争议一度成为台湾岛的“资讯风暴”。但对梁实秋来说,这是一份与生命相关的爱情,通过《白猫王子五岁》、《白猫王子六岁》、《白猫王子七岁》等系列美文,晚年生活的祥和可窥一斑。

    先生晚年热心于两岸交流事业。1987年11月3日病逝于台北。

    和同一时代的“人民艺术家”老舍先生比,他们都生于北平,都曾供职在青岛,亦都避难与重庆。一道海峡,从此“凭栏一片风云气,来作神州袖手人。”梁先生去了台湾,老舍先生遭到了1966年的那场洗劫。“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历史的伤疤,还揭它干嘛!!只是忍不住想用先生文中的句子回复一下:你竟误解我到这样吗?

    台湾著名图书评论家龙应台问她的妈妈最爱读谁的书,妈妈毫不含糊地回答:“梁实秋。”龙应台惊喜道:“妈妈真识货!”

    很久没读书了。重读这些名人的典籍,发现能让我朝思暮想,一篇篇、一遍遍、一句句系统地不舍遗漏、读罢又齿颊留香、念念不忘者,梁实秋先生做的最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