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繁體 / EN 上市代码 03633.HK
企业学问
企业人文

24小时爱上一座城

12
2013-09
字号选择
文章来源: 张海虹
分享此文

本次旅程,我只有四天。然而武汉、长沙、南昌,河南之南这相互为邻的三座省会重镇,哪一个都让我难以割舍,非与之一见而后快。过客匆匆,迅速上路,就让我用24小时,来亲近一座城,然后爱上它。

武汉的酷热

天色将白未白,火车在凌晨四点到达武昌车站,一下车就是热风扑面。想起武汉作家池莉散文里有个段子:

经济学家于光远应邀去武汉作报告。那个时候,大礼堂一般都没有空调设备,电扇也不多,所以报告就安排在室外进行。到了作报告的时候,于光远先生一看,是在东湖的游泳池里。于光远先生坐在游泳池边沿讲话,听报告的人黑压压一片,都站在游泳池里……

上午登黄鹤楼,领会白云千载空悠悠。下午去楚河汉街,看仿古建筑,看与国际接轨的现代化武昌新城。一天喝完了8瓶矿泉水。后来才明白当天的资讯报道说最高烧到了42.4度,领跑全国。有人把被子抱到楼顶去晒,结果不幸被子烧焦了。也说华中师大600名学生酷热难眠,只好跑到体育馆里打地铺。网上甚至有段子戏言道:这天气出去见个面,都是生死之交。

说武汉是热风烫面小火炉也毫不夸张,不少人经过之后,都发感概以后再也不夏天来武汉了。可武汉人呢?一早起来,仍是要去吃一碗刚从滚汤里捞出来的热干面,晚上下酒菜里也还是会有辣到流眼泪的精武鸭脖。吃完了喝街边的冰水,或者干脆扭头就跳到长江里去洗洗。

晚上,下了场干脆利落的暴雨,尽管带来的清凉有限,但临别依依,冬夏分明的武汉,让我想起爱憎分明的朋友。

长沙的交响

长沙是伟人的故乡。尽管步履匆匆,我还是有幸在这里看到毛主席的三尊雕像:第一尊,在湖南第一师范的操场旁,那时候伟人也就十来岁,风华正少年,才走出韶山冲来这里求学。第二尊,在橘子洲头,32岁的青年才俊毛爷爷,发际飞扬,眉头深琐,也就是那一年,他写了《沁园春?长沙》:问苍茫大地,谁主浮沉。第三尊,伟人已经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了,他站在湖南大学也就是岳麓山的山脚下。长沙是毛主席学习、工作了14年的地方,岳麓山、橘子洲、天心阁、贾谊故居都是当年他和一群热血青年经常去读书、游泳、郊游、交流革命理想的地方。新中国成立后,他先后八次故地重游,毫无争议,长沙最早沐浴伟人的光辉。

长沙有岳麓书院。宋代四大书院各说不同,唯岳麓书院为各家公认。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当年朱熹和张栻互为师友,不同学派在这里公开会讲,传孔孟之道。作为学术重镇,它孕育了湖湘文脉,作为高等学府,它培养了济济英才。从这里走出来的历史名人从洋务运动的领袖曾国藩、左宗堂,到维新变法的干将潭嗣同,到辛亥革命的元勋黄兴……千年书院,弦歌未绝。

1938年,日军逼近长沙,一场“文夕大火”烧了五天五夜,城区建筑毁之七八,死难同胞3000余人。

忆往昔,峥嵘岁月,这里有历史和往事。看今朝,敢为人先,这里处处彰显着青春和活力。

长沙,实现伟大复兴,血未冷,夜未央。如今这里有最娱乐的电视台,最热门的夜生活,这里每周六都放烟花,这里娱乐至死。小吃一条街——坡子街,临近子夜,没有熄灯打哈欠的意思,舞台上,湖南花鼓戏《胡大回门》演出正酣。如果你是贵宾级,相信在这里你能找到更适合的娱乐。

在毛主席亲笔题词的湖南烈士公园的纪念碑下,室内极静,是缅怀三湘英烈的展厅。室外的广场却大不一样,一边是中老年妇女为主,跟着“deeping night 就你和我的爱,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的乐曲跳着集体肚皮舞。另一面多为中老年男士,他们踏着“亲爱的姑娘我喜欢你,看不看上我是你的事情”的舞点旁若无人跳着自己的国标。

湘江风光带上,树上的高音喇叭在播着《文明公约》:不准摆滩设点,不准用高音喇叭演艺,不准擦皮鞋,不准乱接电线……而不远处这些“不准”无一不在。“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长沙精神看来让老百姓“发扬光大”地充分予以利用。

离开长沙时,吃了一碗青椒炒蛋的盖码饭,结果又意外感受了一把“越辣越过瘾”。想起易中天在《大话方言》里说:其实湖南人哪里会是“北佬”?明明是“南蛮”嘛!不禁莞尔。

来去匆匆,如有机会,长沙,我会再来。

英雄城南昌

南昌是“军旗升起的地方”。1927年,震惊中外的八一南昌起义,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南昌又名英雄城。

赣江之上,八一大桥以优美的弧度横贯两岸,岸这边是老城,岸那边是新城红谷滩,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那里有世界第二高的“摩天轮”。 赣江之滨,以音乐喷泉为主题的秋水广场上,每晚8点半,亚洲最高最大的超级音乐喷泉(主喷高度达128米),让人在欢呼声中振憾而又流连。

秋水广场与江南三大名楼之一滕王阁隔江而望。

站在滕王阁的最高层,赣江对岸仿佛是全新崛起的红谷滩便尽收眼底,江风吹来,江波浩荡。有人说南昌是东方西雅图,而身处其中的滕王阁又可谓览尽历史烟云。

据说滕王阁当年是由唐太宗李世民的弟弟李元婴修建。当时都督阎公新修成滕王阁,九月九日,大宴宾客,准备让他的女婿写篇记,来夸耀这一盛事。王勃往交趾(越南)探父,路过南昌,也提笔写了《滕王阁序》结果才压其女婿,被指为抄袭。王勃不仅不怒,反而说了句:其实大家看到的这篇序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随即又提笔写下: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所以《滕王阁序》的组成是一序一诗。

一曲《滕王阁序》,让滕王阁声振天下,名扬古今。序里的那句绝响“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也让南昌注定要跟要着荡气回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