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繁體 / EN 上市代码 03633.HK
企业学问
企业人文

俺在郑州挤公交

19
2014-12
字号选择
文章来源: 中裕城市能源投资控股(深圳)有限企业(管理总部)
分享此文

       开门四件事:衣食住行。行,虽然排得稍微靠后一丢丢,但不失重要。


       飘在郑州这一年半,我几乎每天都要和公交车打交道。由于大家几个外地同事租住的地方离得比较近,借天时地利之便,有段时间我蹭同事的私家车上班,为了占单位楼下那有限的几个免费停车位,大家每天七点就到单位了,用郑州话说:乖乖,比上班提前两小时到。也有同事骑自行车,但没发现持之以恒的,总结原因,主要还是受不了早晚各要被“灰头土脸”那么一回。有道是“郑州郑州,天天挖沟,一天不挖,不叫郑州”!


       还是回来坐公交吧。虽然很……堵,我真不想再说了,单位到宿舍那段路足足一年都在修,二十分钟的车程常常要走俩小时(不封顶),但眼下,拔得云开见月明。


       咱再说说挤。刚开始我老“坐”不上。好几次目送一班又一班,起大早赶晚集,弄得迟到。高人教授我:你得跟车跑,眼疾腿快思路敏捷,确保车停下,门儿正照着你。上车时要一手在前一手在后,边说边比划着董存瑞舍身炸碉堡。众笑。可这不是笑话。事实是,等车停了你再向前冲,别说你,包括你前边一堆人,就是根针,也插不进。有一回,车一边开司机师傅一边喊:后门的后门的,把你头发拉进来!——天哪,这还是说人吗?曾有一段我很懊恼,对朋友诉苦,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跟年轻人挤公交,活得失败!也说每天这样和人“喷”着、“贴”着、“挨”着、“碰”着,很没尊严!


        现在我不这么想了,那不过是一种生存状态。而且每天上班对同事,下班守宿舍,和这个社会有着深深的隔离。应该换种心态想,一上公交车就是另一种状况,车门一关五湖四海芸芸众生,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热热闹闹,像个小社会也是个大舞台。


        有一次,车重启,一位行动迟缓的姑娘还在一边奋力开路,一边蚊子般哼哼。司机哪能听到?一哥们站在车后右方,离这姑娘也挺远,且看他左手抓扶手右手举米粥,把嘴从吸管里腾出来断喝一声:没下完,停一下。等姑娘下车,司机问:还有人下吗?没人吭,等了等,还是那哥们,再一次把嘴移出来:关门。那一刻,我突然想:路见不平一声吼,谁说小米南瓜汤干不过红酒牛排骨!


         也有一回,可能是修路,司机提前两站,说往某某路的在此下、一会儿绕某某路走了。很多人诧异,但还是照做了。车行半道,一个男声怒道:你说改道就改道?今天你不走某某路试试。司机没接他茬,但还是坚持了新路线。后来不知道他怎么“试”的。我的思绪也一下子回到很多年前,那时年轻,也这样“铿锵”和“任性”。在一家饭馆吃饭,吃着吃着汤里飘出只苍蝇,我大呼小叫,因为当时正由于别的事情心情糟,“新仇旧恨”没理智。小饭馆没服务意识。人是来了,往那一竖,站着无语。我的目的显然不是换碗汤,大有报仇、抚慰、赔偿的气势。可怎么赔?不就碗汤?难不成人家还赔你条命?一起吃饭的人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大气,场面尴尬,事后想想,真是“仰面吐天”。


        有些乘客比较拗。某早,一位小伙硬是堵在公交车前,不让上我就不让路,司机也倔,干脆熄火,俩人隔玻璃针尖对麦茫,一时间交通堵塞,怨声载道。行为是过激,但我还是支撑小伙儿。不光因为天涯同路人,分明“僧多粥少”的早高峰,争分夺秒的上班路,那种时刻能挤上就行,至于挤成方的圆的大家都可以忍。我观察多数司机也尽量双门敞开,让挤不上的人知难而退。个别司机可能是按规定讲文明树新风,坚持前门上后门下,这样常常造成前门水泄不通,后门空空荡荡,外边一堆人又在吹冷风。这种情况下,司机不停或不开门很让人窝火。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生搬硬套很不人性,如果决意不开后门,劳驾你多动嘴,让乘客向后门处分流!虽然耽误了你时间,但公交,不就是为民。“仓廪实而后思礼仪”,如果每个人都能从从容容上车、出行,谁愿意争!愿意抢!愿意挤!愿意让人指着鼻子说你素质真差!


       前阵子,听俩女孩聊天,说有人网上发了一段视频,公交车上一男子“猥亵”一小女孩,那动作让旁边的阿姨都“看不下去”,后来查实,男子竟是女孩亲爹!匪夷所思。有一次我坐公交车,看到一老先生,60—70岁模样,旁边坐着位大姐,50上下,保养的好很有气质。俩人一左一右坐着,一会左手握右手,一会移出一手抱肩,当然老头主动一点,一路上还时不时头撞头搞一下,他顺势还亲了她两口。因为我坐的是前排,脸朝后的那种座位,车上表演尽收眼底,最后担心盯着人家看不礼貌,不得已也只得把目光扭到窗外,不知道这叫不叫非礼勿视。本人不反对夕阳红,老年人当然有追求爱情和幸福的权利,但众目之下,彼时彼刻,公众场合!


       909路是双层车,有天晚上,坐车回来,登高望远嘛,窗外景物与素日不同,我拉开玻璃拿手机对着外面拍正施工的地铁二号线。后边的姑娘提醒我:你可注意点,那天亲眼看到一个人车拍,手机咣当落地!我想像着掉地的画面,惟妙惟肖甚好玩,憾想:怎么没让我目睹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乐极生悲。公交车是偷盗案高发现场。有一天同事早上钱夹丢了,中午接了个电话,约见面,还钱夹(当然是捡的),夹里一堆卡,也不能白给,人家直说:“你不表示表示?”同事挂了那厮电话惊呼:“他咋知道我电话?”不才心想:“那堆卡,捞不来你电话还对得起这职业?”同事咬咬牙:“我只有30块钱,不给拉倒。”我陪同事去“交易”,在远处看窥视,主要是怕同事吃亏,远远望去,接头的是个打扮的干干净净的“清洁工”,穿黄马夹拿小扫把。哎,这种人,你明明知道他是妖怪变的,可哑口无言!社会风气不好,推波助澜或隐忍退缩,匹夫有罪!不久后,我的钱夹以同样方式,像传说中的武林风,来无影去无形,消失茫茫人海中。


      去年在苏州呆了一阵,除了弹评,对吴侬软语最深的印象竟来自于公交车的报站系统。每到一站,播音器会在普通话播完后用吴侬软语重复一次。初听完全鸟语花香,后来听顺了,感觉特别有意思。苏州公交报站结束语是说:“开门请当心,下车请走好”。联系到郑州公交也有类似的报站系统,大家的报站以“开门请当心”结束。不对仗啊,“下车请走好”五个字,说说其实也累不死。


        我还发现,郑州公交车包括BRT站台很多都装有车载电视,但遗憾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哑巴。画面也多是娱乐或广告。我又开始思考了(怎么这么爱琢磨呢?)。很多年前,去过次天津,看了什么景逛了什么街印象很浅,只是深记在公交车上看车载电视,两人着长袍拿折扇,一逗一捧说相声。真是天津啊,不缺这一口,最后不舍下车。福州的车载电视也不错,坐上去就看电视里“长”着千年大榕树,遮天盖日的美,耳朵里也传来带闽南味的普通话,先容这个城市为什么叫“榕城”,植榕爱榕的起源在哪里。这些常识当地人是知道,但要深入人心;外地人不知道正需要听听。不讲经不布道,什么学问什么历史,抬头看看那千年大榕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在微信里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如果谁再说河南不好,你就这样回答他”我毫不犹豫就转了,文章说“河南是没啥历史,也就是五六十万年以前有了猿人活动而已。也就是8000年前形成了……”当然,滚烫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很多我也初次知道。历史已经走远了,几千上万年前的骄傲解决不了任何现实的问题,慢慢被大家遗忘,现实是大家要建世界一流的航空港,或者更大的事情。那么能不能再多分点精力普及一下大家的河南精神和赫赫文明呢。


       其实最后我只是想说,车里实在太挤了,别说读书看报,小女子想拿出手机翻个段子瞧瞧都举不动手,最后没办法,只得专心听人讲电话:喂——你到了木牛,乖乖——我还在车上哩,哎呀,老堵——你说那事我跟俺妈说了,不中——我实在是相不中他妈买的那个床,那叫一个土,我要是去挑我就不要那样式滴——你给我买两块钱的面筋多放点辣椒——其实俺俩也没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