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繁體 / EN 上市代码 03633.HK
企业学问
企业人文

阳光灿烂游记系列

28
2015-02
字号选择
文章来源: 中裕城市能源投资控股(深圳)有限企业(管理总部)
分享此文
"

       (一)早安,曼谷

 

       作为一个酷爱自然、不疲游历的过客来说,屈指算算这小半生,西北大漠,江南烟雨,中国景致,我倒也算是走过了一程又一程,尤其是去年从青藏高原爬下来后,孤胆雄心,壮志又立!

 

        2014年初夏,取得一枚叫做“护照”的境外身份证,从此,脑子开始了全新的活动: 第一,初出国门,去的这个国家不能太发达,北欧什么的就暂时不考虑了,马来西亚也别提了,除非MH370复联。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为出去是为了更好地回来,当然,此基础上,还必须有特色,说白了,去这个国家得安全、经济、实惠又好玩;其次,“鸟语花香”的万千世界,语言障碍怎么克服?学生时代没好好学英语,此时的悔悟已甚于高考;最后,跟团还是自由行?如果跟团,第二个问题迎刃而解,但又势必同时要接受跟团“上车睡觉,下车尿尿,抓紧拍照,一问啥也不知道”的潜规则……思来忖去意难平,小小的蓝色地球仪,一圈一圈被我从夏天转到了隆冬。

 

        一日,朋友圈里有人转发段子:月收入2万考虑欧美游,达到1万可以去澳洲了,5千来块的选择东南亚不错,3千可以国内游,不足2千的在家地沟油吧——莞尔同时,我心头一定。终于,地图之上,我圈了泰国。它近、它便宜,它同时独树一帜:全民念佛,却生生把人变成妖。而且远不止此,自打主意已定,影片《杜拉拉升职记》里的那些画面,那片蔚蓝之海便开始在心头起起伏伏。泰国北部城市清迈,是邓丽君一生终情的地方,她在《小城故事》里唱: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还有啊,春节期间,咱这儿雪在飘,它那里鲜花盛开,裙舞飞扬,咱这里吃肉长肉,它那里瓜果遍地,榴莲飘香……不能多想了,就希翼假期早点来,预祝我骑上大象的时候比王宝强有幸福感,乞福我泰途不囧。

 

        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经历大约两个半小时飞行,安全抵达曼谷廊曼机场。热带雨林的风吹来,同时也时光回转,各自把钟表从凌晨2点调回1点,大家的旅行团正式进入曼谷时间。

 

        因为飞机晚点,未来5天全程服务大家的大巴早已久候,地导是个嫁在泰国的中国妮,黑而干练,但挺漂亮。像很多别人游记写的那样,照例是美女、献花、合照。黑咕隆咚的车窗外,凌晨2点的曼谷郊外只有星星灯火,大家都累且兴奋着,导游活色生香的讲解也高潮迭起:她自我先容后,欢迎大家变态(泰)。泰国有三种黄学问:黄室(皇室)学问、黄袍(和尚)学问和黄色(人妖)学问。先教给大家几句常用泰语:“你好”就是“莎瓦蒂卡”,记不住就说“傻瓜你看”他们也会笑着回答你“莎瓦蒂卡”;“美女”叫“水晶晶”,“帅哥”叫“老妈妈”,“大哥”叫“PP”(放屁的屁),中国骂人爱说“傻B”,变泰后千万别骂,因为它的意思是“老公”……

 

        相当于中国四川省面积的泰国,人很懒,他们什么节都过,一到晚上、周末、节日很多店铺都休市,因为老板们手里的钱要带大小老婆们去花。特别是金融风暴后,一夜之间泰币大贬,他们就不再存钱挣三块花五块,泰国国产车是嘟嘟(小三轮),可曼谷满街跑着日产轿车,平均三人二辆,曼谷又叫“慢慢堵”。不过也不用着急,泰国人建设新机场用了50年。

 

        泰国内斗不断,近年来发展缓慢,经济倒退。但这是个反对战争的民族,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没有当过殖民地,外族来侵时泰人说:我投降,你在我土地上干什么都行,只是请不要杀人(因为他们全民信佛)。泰国人很敬重泰王,从导游经常会将“大家泰王”挂在嘴上,可见一斑。她告诉大家“泰铢”掉地上捡起来就行万不可用脚去踩,因为钱币上有泰王形象。

 

        因为旅游业发达,最近泰国要建一座7星级大酒店,大家问:建好了没有啊?她很认真回答:没有,要建10年。

 

        机场到酒店走了约40分钟,安排好行李,到酒店楼下花10铢(人民币2元)买了一包很好吃的夹心饼(也为了换零钱),导游交待,明早,噢不,四小时后起床出门前,要拿出20铢放在床头,那是服务生的小费。这是个有“小费”的民族,入乡一定要随俗,走出国门,每个人都是国家形象,失礼的事尽量不做。

 

        看看时间已过3点,抓紧时间洗洗睡,同房的团友说:真是玩命的玩!

 

        但是,我可真期待明天:早安,曼谷。

 

       (二)不来不等

 

        曾经听过一个冷笑话,大意是讲有人问某人:没有人你怕不怕?那人答:没有人我怕什么啊。

 

        等我真正明白这个笑话之冷,其实已是多年以后,当自己也经历了一些沧桑世事,知道百口难辩,懂得回旋无力后,才深深体悟出,这世人有时候真可怕。
  
        但没有人的时候呢?这样的时机其实并不多,生活的这个城市好象到处都是人天天都在堵,想找片安静的处女地已实属不易。但是不久前,我鬼使神差地独自跑到西流湖去玩,因为那个地方又大又偏,好像也并未完全开发,归途中,一下子找错出口,误入一片暂停的工地,结果沿着土路越走越深,直到前只看见土,后只看见砖,越走越怕,偶尔从身边驶过一辆电动车,瞬间吓得我冷汗冒半身。最后,横刀立马,扭转脚步,箭一般又原路冲回,直跑到腿软才始见人烟。当时的我,唯一的感觉就是人多真好!一切的离群索居不过是叶公好龙。

 

        但所有人都与你深深隔膜的时候呢?这次随团赴泰国旅行第一天就遇到了一段插曲。那天,金碧辉煌的大皇宫每个角落都塞满了人。集中先容完景点,导游给大家20分钟自行拍照和游览时间,临别叮嘱:十点十分十号亭集合,不见不等。——我怕不等,所以20分钟就没敢离开十号亭视线,等团员们一一归队,集体离开的时候,我对着某面墙上绿色的琉璃留恋了一会儿,结果抬眼只见乌丫丫人头一片,大家的队伍完全消失在人海。这才想起来,第一,我不记那英文名字的洋酒店;第二,我根本找不到大巴的停车位;第三,大皇宫的出口又在哪里?然后就是到了泰国我的手机已失去通话功能……怎么办?30度高温下,我急怕交集,一路狂奔,在人潮中左冲右突,不懂泰文,又不懂英文,唯一的希翼找对出口,并且出口唯一,但愿我能赶在队伍之前到达那里……如火烤般的一番焦酌后,总算陆续看到了大家团员那一张张此时尤为亲切的脸——深深感慨大皇宫不知别人游览的如何,它可真是我的一场兵荒马乱。

 

        闲来思量导游说给大家的那句话:不来不等。看似绝决,但规则前定。

 

        大家都是等爱的孩子,孤单来到人世间,趋利避害的本能使每个人都有一身有形无形的刺,远了冷近了疼,和刺猬一样,又必需要找到最佳的位置和方式寻求温暖,这个距离和过程,在人群中,不过是不远不近,不离不弃,不见不散,不来不等!

 

       (三)跟团模式

 

        N年没跟过旅行团。这些年,想去哪儿,基本都是查攻略、装行李、打张票、一拍屁股就走。今年春节,初出国门的这趟泰国行,出于言语、跨境等诸多生疏,决定报团。

 

        跟团,是要有良好心理准备的,也就是说希望不能太高,否则失望也就可能更大。乘兴而去、败兴而归的例子简直花样百出,曾在不止一篇文章中读过“旅行团变身购物团”,“零团费=强制消费”。马伯庸写的才好玩——卢浮宫居然也是一小时参观,还嫌长,我抱着金字塔久久不肯撒手,满眼血泪,从此发誓绝不跟团,除非去南极。

 

        本次泰国之行,旅行社整体上安排还算合格,协议上该有的基本也都算兑现,至于个别项目如骑大象时间缩水,鳄鱼表演场面折扣等这些只要不吹毛求疵,哈哈一笑也说的过去。导游当然也会微妙地提示你再动动钱包,但不远万里去一趟,那些独具民族特色的项目参加一下也是情理之中。至于多带大家光顾了几个购物点,花大家时间陪着打打酱油,换个角度想想,都不容易,理解万岁吧。

 

        跟团模式中,处处留心皆知识。六天的泰国行,买珠宝、买包包、买蛇药、买水果干……导游出于各方面需要,要把团队带去点卯,你若不买她也不会强求。我就利用不能走的间隙,看了两遍他们录制的关于宝石的推介片,真是精彩绝伦,尤其是鸽子血的红宝,真是美到极致。也是这一次,我真正了解了鳄鱼皮包,竟然是皮中带着骨的质地,大开眼界。
       
        跟团模式中,也要学会“捕风捉景”。那些自费的观演项目,自己不愿参加,但又必须等参加的人看完节目。利用这些间隙,我窜到就近的街区猎奇,品尝鲜榨果汁,大吃香蕉芒果煎饼,在“白天静悄悄,晚上乱糟糟”素有吃喝玩乐天堂之称的芭提雅,旁观老外云集的声色犬马,有胸大腰细、妖娆极至的人妖到处“勾人”!大饱眼福。时间紧急,看表行事,在争分夺秒的气氛中,感觉越紧张越美好的趣味。

 

        有团友对行程很不满意,个别人甚至还与导游起了冲突,其实错在谁呢?错在自己不该跟团,错在自己没有好好调节。就我个人而言,还是感觉超值蛮开心的。当然,我说的是正常状态下的旅行团,回来后跟同事聊此话题,她说她有朋友跟团去香港,结果关在购物店不让出来,全团平均消费达不到要求谁也别想走。太恐怖了——我也听说某饭店推出吃绘面赠港澳游团票的活动,想必就属此类。
    
        总之,任何时候,都别想免费的午餐,这盘菜明明价值十块,你只出五块,那我给你算算,菜一块,味精一块,炉火一块,人工一块,桌椅板凳加房租后我还拿橄榄油给你炒炒?还是那句,要想走的快,就一个人走,要想走的久、走的稳,就一队人走。交给旅行社这个“保姆”,吃喝拉撒全无忧,但前提要适应“保姆”模式。
       
        说了半天都是表,回归里子:泰国实在是海景无敌,消费颇低,特色独具,佳果遍地。放下时间约束,放下工作顾虑,离开雾霾弥漫,离开噪音侵扰,找个时间,冲向心中的海岛吧!把自己扔向绵绵细软的白沙滩……

 

       (四)高贵的秘密

 

        小轮击破一湾浅浅的海水,一船一船的客人就这样源源不断地送往“东方公主号”。

 

        霓虹装点的那艘邮轮,如墨之夜,把远方的那片海映照的恰是天上人间。那场景让我很自然地就想起了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也想起了《红楼梦》里宝玉打碎灯笼和史湘云最后相见的那场生离死别,湘云还在叫:爱(二)哥哥、爱(二)哥哥——但家已破,船要开,此生兄妹,缘别于此——可见这船,不能叫人真欢喜!

 

        人妖是泰国特色,“东方公主号”上的人妖因为漂亮所以也叫“西施”。上船之前我还在想,“西施”应该具有惟一性,如果是一场走秀,他拔头筹,如果是一场演出,他应该是灵魂(是的,我用了“他”,他确实还是男人)。其实不然,全船美人都叫“西施”。胸都大,皮都嫩,腰都细,腿都长,个个都热情似火,全体都妖艳火辣。“西施”没有半点架子,穿着跟孔雀似的,在人群中走动,一边展示自己的姿色,一边招徕陆续上船的游客,欢迎来摸、来亲,然后合影,这样一次收客人20铢铢。

 

        多部小轮往来穿梭,容纳几百人的邮轮很快填满。各自入席,桌上摆满啤酒、水果、小吃、还有火锅,一派歌舞升平,天地祥和。演出开始前,“西施”们更衣,游客们喝啤酒大赛,对瓶吹,谁快谁可获奖一瓶名贵红酒。一个暖场刚谢幕,“西施”们火辣辣地换了个模样又性感登场,走向舞台中央,劲歌热舞,钢管旋转,这时,他们表现的是冷艳皇后,不许靠近、不许拍照。等到他们走下来台拉着观众们集体狂欢时,搂的搂摸的摸,挤的挤喝的喝,欢迎随随便便又开始新一轮的合影、收铢铢……一个小时过的比十分钟都快。

 

        等到客散室狼藉,回头望,收盘子擦桌干粗活的,竟也是“西施”。

 

        换乘小轮时,发现长椅上坐着一位端庄的“姑娘”,一袭白裙,衣着得体,林志玲模样,一个人安静地坐着拿手机自拍,因为实在是美,忍不住我就又看了过去,惊觉端倪,大受震惊。旁边竟然听到一对情侣游客的对话,女的说:“这样一比,大家太丑了。”男的说:“今天的不算美明天才会有更靓的。”

 

        其实关于人妖,大家知道几点就够了:他们从幼年开始注射雌性激素,口服避孕药,使内分泌失调,乳房隆起,皮肤变细,生殖器官停止发育。他们寿命40岁左右,26岁以后进入衰老期,没有后代。真正成为歌舞红星的屈指可数,大多都只靠出卖色相,是“老板”的获利工具,他们要糊口就得拼命赚钱,并为年老作准备。高昂的变性手术费多数人一生负担不起。
       
        这种人性的扭曲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然而,人妖、大象、蟒蛇、四面佛,是泰国四宝。

 

       (五)“海外”姑娘

 

        飘洋过海,指人去了异国他乡或很远的地方。

 

        李宗盛的歌词里有一句: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初入耳膜,我听出的便是无尽感伤。当然,彼岸的那个人,之所以坚持呆在彼岸,一定有大半原因源于彼岸的吸引,要不然,无数人削尖脑袋为何痴狂?可长江长城、黄山黄河,流淌在血脉里的中国基因永不会更改,它总是会在每逢佳节或困苦无助的关口上不请自来,拿出一条无形的小鞭,轻轻拍打在“独在异乡为异客”者的肩上。

 

        ——泰国之行的地导,是个杭州姑娘,远嫁曼谷,而今孩子都已十多岁。而她所谓的嫁,竟然是与老公一年一签合同的协议夫妻。大家都听的惊奇,但她讲的“泰然”。她说如果领了结婚证,中国法律规定她在中国的财产(包括父母留给她的房产)一半归他老公,而泰国法律规定他老公在泰国的财产没有一项会“维护”给她。这样对她来说太不公平。而现在泰国法律规定一夫一妻,但传统又允许一夫多妻,一般有三、四个老婆是很正常的事。还有一种说法,说想知道谁家有没有妻妾成群,就看他家门口的水缸,摆一个大缸就是正妻一枚,大缸旁边还并列有小缸,那妥妥地就是大小老婆兼备,三缸四缸也不足为奇。还说有一位大老板,娶了八房太太,原因很简单,他家工厂八个车间,交给外人始终是隔层皮,于是一车间到八车间,八房太太,人手一份,公平合理,没架可吵。

 

        好同情她啊,乡关天远白云深,来旅旅游就算了,嫁这里干嘛?虽然仅有短暂六天相处,因为事事依赖,所以她始终是全团的精神领袖。她具备一个导游该有的一切品质,坐上车气氛清淡她就变得很健谈,而且雅俗统吃,一路逗孩子们唱歌跳舞讲笑话也是手段高明。进购物点之前,她也早已先行灌输了产品的精良,虽然买卖随意,但我想一定不至于所有流程她都无利可图。碰到迟到掉队“不听指挥”的团员,她拿起麦克强硬如钢,跳出来就“HOLD”翻全场。谁要是想自由活动问她线路,她不是闪烁其辞,就是告诉你交通不便或者说这里到处都有飞车抢包,说的你兴趣大消。吃饭的时候大家邀请她坐下一起,她说这可不行,导游有工作餐,这是规定!

 

        她也是个段子高手,逢出发必要求大家先做运动,开始“自摸”,摸摸手腕、摸摸脖子,摸摸大金牙,查检是否有物品遗漏。去海滩前,每人发一条浴巾,她把浴巾叫做“毛”,说“不怕弄脏不怕弄破,但不准弄丢,每人回来交‘毛尸’,没‘毛’交铢铢。”她的话很管用,走一路,我都护着“毛”,全团也没有一个人丢“毛”。

 

        她好像是个不知疲倦的机器,心有乾坤,指挥若定,带着大家向人群里冲,向大海里冲,向寺庙里冲,向商场里冲,一站又一站。她嘴里有说不完的话,既负责讲解又负责取悦,既管诱导又管纠偏,总之,一切工作都是团结一致把“协议书”的规定动作在她的指挥下做完,然后大家在“意见书”上给她打“优”。

 

        登岛的小游艇上,汪汪碧海融于淡蓝远天,海天交融之处,真是语言难以形容的壮阔和大美。彼时,风大浪高,彼此无言,每个人都裹好救生衣坐在规定位置上。我看见她坐在船帮上,明显比坐在位置上的大家矮小了许多。她没有随大家一起穿救生衣,还是她那件蓝T恤,只是为了防晒,用了一条粉色的长围巾披在头上,围巾顺势也搭住了她的大半身,只露出小而俊俏的半张脸,一双眼睛半眯着望向渺无边际的海,仅那一刻,她静若处子,好像船上的一切都与己无关。我看着她,她好像静坐进画里。刹那间,突然强烈意识到她竟也是个弱女子!只身来到这个好像也并不愿意好好保护她的异国,她一定有比大家多几天几夜也说不完的故事吧。大家都从她的故乡来,但她没有倾诉的意思,只是想完成工作,希翼大家给她打“优”,同时应该也希翼她推介的那些项目大家能多参加一些。
 
      (六)贩卖的是甜蜜慵懒

 

        一直认为,再怎么船车仆仆的的旅途,只要有杯热饮在手,保管“茶”到倦除。王同学曾说“身体累不怕,好好睡一觉就能一切复原,怕心累。”他说的是真理,他复述这真理的时候,我想到的其实就有旅途中的这碗“茶”。
       
        苏州、扬州、杭州包括福建、湖南、云南的很多城市太美了,不光自然风貌,还指深埋在百姓日常生活里的那份从容淡定。叫几个朋友,带几样磨牙小食,往公园大香樟或大榕树底下一约,找张桌子叫壶滚水,把自带的绿茶、白茶、红茶、黑茶、乌龙茶泡上,跟着一圈知根知底的老友玩牌下棋织毛衣,又清新、又经济、又健康、又有趣,日子就这么清风徐徐、舒舒服服过了。我每每穿过带有这种露天茶室服务功能的公园,瞬间连带这座城市都能加上印象分。

 

        以前很穷的时候,出去晃荡在肯德基能花7块钱点一杯柚子茶都感觉豪侈,有负罪感,但偶有享受,甜蜜的感觉也是加倍。

 

        关于途中的热饮,最难忘的一次,还是在拉萨,在罗布林卡附近那家本土的小店喝甜茶,一壶可以倒上四五杯还不止,热气氤氲烧嘴的烫。高海拔之上的阳光透过稀簿空气和小店的黑木窗棂,热情地抛洒,淹没小店大半间房。房间里是质朴的陈设,墙上挂着唐卡,帘上印着藏符,身旁不时有摇着经筒的老人慢慢走过,满脸皱纹啊,但那笑真叫人动容。

 

       这个春节,我竟然又爱上了甜品。多年来考虑到体重,对于甜食我一般敬而远之,但在许留山,点了一杯杞子雪耳桂圆茶后,顺带要了一个小搭,是一款奶油裹着的芒果,再拿一层簿薄的不知名的美味把奶油包起来,吃时切开,四口干完的量。“小东西”真矫情啊,让人一下子对甜品欲罢不能了。

 

        因为是在旅途中,碰到什么吃什么,次日,坐在一家面包坊,点了一杯现榨玉米汁,观一片面包上嵌了三颗草莓,草莓上空又以喷雾的形式若隐若现地浮了层白沙糖,一看芳名:踏雪寻梅。这还让我选吗?哪种意境还能高过它!

 

        有一家甜品店的橱窗里,做着这样的广告,主要是文字、手写体:来到这个城市,从三室三厅有着爸妈的家,住进空空的出租屋,找一份工作,为了每月十号的薪水,从自己的手中散落各处,一个人忙碌,一个吃饭,一个人哭,每一次的电话,还是对着那头说:挺好的,别担心。这城市的太阳很灿烂,却照不到我身上,梦想很豪侈,家乡是回不去的远方。“如此生活,适合吃点甜,算是安慰,一口幸福喜乳酪”。怎么样,不吃吗?

 

        广东的凉茶原来似中药,即使回甘,入口亦别扭。而且还真良药苦口,对症售卖。但不管选哪样,交到顾客手里的也是一份温温热热,看来“加多宝”对大家多有误导。咽了一大口,问老板:怎么是苦的?老板递给我一小包干果,应该是几丝陈皮,笑笑说:吃一口试试?带点酸,真不赖!

 

       有俩哥们,去西部穿越,总之你想象成《转山》之类影片里的镜头就对了。莽莽荒野,饥寒交迫,差不多算是在豪赌了,因为一旦闯出只狼,俩人就永远别回来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走啊走,走啊走,气越喘越微,力越走越弱……终于绝境到来之前,他们依稀望到了护林人小屋里有闪烁的微光。敲开门,要来一壶开水,俩人坐在台阶上,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如饮琼浆,慢慢碰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