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繁體 / EN 上市代码 03633.HK
企业学问
企业人文

俗中自有脱俗处

03
2015-03
字号选择
文章来源: 中裕城市能源投资控股(深圳)有限企业(管理总部)
分享此文

 

        吸引最多游客的繁华地,总难免被人诟病:“俗!”

 

        香港当然也是这么个地方——在尖沙嘴的大街上,隔着橱窗,我正与几只肥头大耳的绵羊互窥。约略几秒钟后我说:“赤裸裸一身黄,你好俗!你够俗!你真俗!”它好像听懂了,扭了一下铅球般的肥屁股,反射来一道粼粼金光照亮了我的破衣裳,它答:“祝你羊羊得意。”我噘起嘴:“我可请不动你。”扭头离开这家金店,我去了前面的商店。又一个橱窗,站了个姑娘,真养眼,金发碧眼,白脸长腿,肩上还跨了个小包包,且看那包,比巴掌稍那么大点,上边也就写了俩字母,“L“上面又压了个”V”……

 

        这街没法逛了!香港实在是大俗!特俗!俗透了!我想起了有个作家在他的作品里写“香港社会是一个没有深度的社会,没有科技,没有人文成就,就会愠钱、花钱、消费……”想到这里,我很欣慰。

 

        俗中自有脱俗处。大家都去购物咱也去,那也是俗。不如找台时光机,遁着黑白,去寻觅往日情怀,而且还特别省钱,走起——

 

        香港有三件公用设施运营百年以上:登山缆车,天星小轮和“叮叮”。而且它们不在博物馆,依然正穿行在山坡上、大海里、城市的怀抱人群间。它们好似是一张张古老但健硕的老人的脸,见证着香港的昨天、今天、明天。

 

        太平山的登山缆车可不是大家经常见到的两根铁索悬着两串小铁皮屋,一根负责往上“推”,一根负责往下“传”的那种。登山缆车其实是运行在山坡上、忙碌在铁轨间的小火车,一头连着山脚,一头牵着山顶,这头是城市繁华,那头是公园静谧。这样说来,缆车的“缆”不是“缆绳”而是“饱缆”的缆。绿皮的车箱里,可以容纳百十号人,车窗只有下半截有玻璃,上半部分正好可以让一个成年人站起来,望着窗外,对着碧绿的树拔起的楼说“真美”。而架驶这列轰轰机车的车长竟然是站着开车。上山下山合用一条铁轨,只在会车处拓宽为两条。又一次体现着设计者的智慧和光荣!

 

        香港因为有了维多利亚港才有了“东方之珠”的美誉,这里水面宽阔、景色迷人,每天繁忙的渔船、邮轮、观光船、万吨巨轮和它们鸣放的汽笛声交织出一幅美妙的海上繁华。维港的天星小游轮,就在这里负责连接着港岛和九龙,协助人们穿梭于南北两岸之间。站在小轮的舷舱欣赏两岸风光,尤其晚上,就真犹如荡舟在星海与梦境之中,美不胜收,它不愧被美国旅游作家协会评选为“全球十大最精彩渡轮游”之首。

 

        香港就是这样一个充满魔力的地方,摩天大楼间,刚飞过一辆法拉利身后可能就转出了一辆“叮叮”。“叮叮”其实是运行着的公交车(电车),因为开行或警示都会发出“叮叮”的声音,故名“叮叮”。跳上这辆车,完全进入了另一个时代,木制和铁制的设施,很旧还很耐用的模样,一路缆尽大城小景,坐这里想像车体外六七年代模样的明星和广告。古昔?今昔?香港人说电车是历史,也是现在,是工具,也是情感,是城标,也是生活。百余年来,什么都在变,惟有它没变。几乎每个香港人的童年里都有挥之不去的“叮叮”声。当然,它极有可能也存在于大家所看到过的许多影片里——

 

        山顶缆车建于1888年。油麻地的小轮企业开办于1923年。“叮叮”从1904年走到今天……

 

        旅行,有时会产生“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香港归来跟朋友们分享,我说:假如我有一万块,那它足够改善我一段时间的生活,让我穿上漂亮的花花衣裳,很光鲜地站在人群中央;也能让我拿上最新款的IPHONE,使不少人立马投来艳羡的目光——但奇怪的一次又一次,催我出发的竟不是它们。我想要的,是带着过往平安归来的内在;我想要的,是整个人短期内如同重新活了一回的那份敞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